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问题少年”被培训学校教官打死

更新时间: 2021-07-31

  9月18日,江苏盐城16岁的少年陈石,被父母以学电脑之名骗到湖南长沙倍腾青少年启发教育学校,磨砺意志。50个小时后,陈石因遭学校3个教官殴打猝死。此案被定性为一起严重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凶嫌被抓,对学校责任的追究也在进行。

  40岁的汤宇霖是盐城射阳的小学教师,丈夫陈立兵46岁,是一名医生,独生子陈石听话懂事,但父母认为他有“怕吃苦、意志力薄弱、自信心不足”的性格弱点。陈石今年中考失利,本想复读一年再考,但汤宇霖却坚持让孩子先“磨砺意志”,“以免以后走上社会吃亏”。

  经过几番对比挑选,汤宇霖选择了长沙倍腾青少年启发教育学校(以下简称倍腾学校),因为倍腾学校自称“爱心学校”“致力于困惑少年转变教育”,并多次受到政府表彰,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承建了湖南省关爱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政府公共服务机构即长沙市12355青少年成长服务热线热线,简单介绍陈石的情况后,工作人员提出不少建议,随后推荐了这所“磨砺意志”的倍腾学校。汤宇霖联系到学校分管招生的刘老师,对方说,倍腾学校对孩子的教育是“心理疏导为主,军事辅导为辅”,顶多是跑步、俯卧撑之类的体能训练。

  汤宇霖和丈夫商量着将儿子送进这所学校,招生主任李老师建议,陈石这么大的孩子说服起来比较困难,最好是“骗”。“来这里的孩子,90%都是父母编个理由骗来的,剩下的10%是家长和教官绑来的。”

  到长沙后,陈石一家被学校的车接走,车里有校方三男一女,其中一名李姓男子自称是招办主任。车子开到湖南省政府机关大院,倍腾学校声称学校总部就在院子里。李老师要汤宇霖夫妇去办入学手续,面包车随即载着陈石离开。

  汤宇霖交了22800元的半年学费。当晚,汤宇霖和陈立兵返回盐城。临走前,校方拿出一张名片,说以后家长无法单独联系孩子,可以通过名片上的周老师询问孩子的在校情况。

  可是,20日下午5时17分,汤宇霖突然接到周老师电话,称孩子正在医院抢救,要家长赶紧飞到长沙。陈立兵夫妇立即从盐城花1200元包车赶到南京禄口机场。当晚飞机延误,汤宇霖夫妇没能成行,但他们一直与学校方面保持着联系。

  21日凌晨1时40分,汤宇霖和陈立兵还在南京禄口机场附近的酒店候机,却接到陈石抢救无效死亡的通知,汤宇霖泪如泉涌。对方称“死因还不能确定,可能是中暑”。但这个说法遭到夫妻俩质疑,“儿子可以在夏天顶着38℃高温打两个小时篮球,怎么会轻易中暑死亡呢?”

  21日凌晨3时多,飞机抵达长沙。7时多,汤宇霖和陈立兵获准去见儿子。在医院太平间,夫妻俩看到陈石满身是伤。陈石的遗体只穿着一条内裤,嘴巴、鼻子和耳朵里还浸着血水,腰部、背部、腿部、手臂等多处有明显血痕和淤青,内裤有多处漏洞,并有大便残余。看到儿子的惨状后,夫妻俩判断儿子是被打死的。

  陈立兵夫妇立即报案,有关方面迅速成立专案组进行重点调查。随后,3名凶嫌被抓,倍腾学校被取消办学,学校领导人被监视居住。在公安部门的多方讯问调查下,案情浮出水面。

  长沙县公安局此案主办侦查员戴虎说,据倍腾学校学生目击和3名凶嫌交代,9月20日上午,陈石所在的“新生班”按照惯例进行军事体能训练,军训辅导员兼班主任侯尧钦教官要求学生绕学校篮球场进行100圈(约5公里)的跑步训练。初来学校情绪低落的陈石跑了六七圈后声称自己跑不动了,这被侯教官认定“态度极不端正”,陈石不服。在另外一名军训教官刘锋和心理辅导老师唐代东的帮助下,侯尧钦先后用直径5厘米的PVC塑料管、手铐、木棍等工具对陈石进行3次殴打,最终导致陈石死亡。

  倍腾学校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呢?寻找该校校址颇费周折,学校官网显示总部在“湖南省政府机关二院印刷楼501”,校址却在长沙县。汤宇霖和陈立兵虽去过学校,但因乘坐学校的车在乡下小路上绕了很久,学校位置他们也不清楚。

  最后,记者从长沙县教育局负责人处获悉学校地址:长沙县黄花镇回龙村。从长沙市区到长沙县约需半小时车程,从长沙县到回龙村,还有约20公里路程。

  在回龙村的诸多民房中,倍腾学校并不起眼。学校规模不大,有一栋二层楼房和几间平房,高墙上插满碎玻璃,校门紧闭,门口一边挂着“湖南省青少年教育研究基地”的牌子,另一边则是各种奖励的牌匾。

  而在百度“倍腾学校吧”里,对倍腾学校作出评价的,约七成以上是负评,很多帖子内容直指倍腾学校“教官能打”“折磨学生”等。有位网友留言说“倍腾早晚会折腾出事的”。

  自称“心理疏导为主,军事辅导为辅”的倍腾学校,实际上更注重军事训练内容。在半年的全封闭培训中,军事训练至少占到课程的一半。

  为了培养“服从”意识,体罚在倍腾学校普遍存在,倍腾学校20多名在校学生均证实了这一点。不少学生反映“被教官耳光、棍棒教训过”。协助殴打陈石的心理辅导老师唐代东,尽管质疑学校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但他坦陈:“教训不听话的学生是学校的常规教学模式,因为耳光、打屁股一般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吓唬、威慑一下调皮学生有利于培养他们服从的意识。”

  尽管倍腾学校明文规定不准体罚学生,但校长却对教官体罚学生持默许态度。“连教官非法使用的警械手铐,都是学校领导下发的。”此案的侦查员马进说。

  倍腾是否有官方背景?12355热线能做招生推荐吗?长沙县教育局副局长冯武斌说,这所学校没有官方背景,利用热线招生是违规行为。该校在教育局登记备案时,申报材料中没有提到与团市委有关系,团市委领导也曾明确指出这一点。“他们讲这是一所以预防青少年犯罪、戒除恶习为特色的民办学校。承办12355电话是与团市委的合作,但这个平台是公益机构,团市委不允许学校利用平台做招生宣传,为他们谋利。”

  倍腾学校成立于2006年,目前在校生20多人,最多时有90多人。冯武斌说:“现在人数减少,也是我们教育主管部门控制的结果。哪怕不出事,我也要表达自己的态度,我们不支持这种学校。”

  一名深圳家长在网上查询发现,全国至少有1400所针对“问题孩子”的民办特殊教育机构。

  江西庐山的特殊教育学校“卓尔教育中心”校长胡一夫说,来卓尔的孩子多半是被老师和家长认为的“差生”,但经过了解,他发现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是很优秀的孩子,他们中有钢琴通过八级的,有国家二级运动员,有的曾是“三好生”。

  “现行教育体制似乎对‘问题孩子’的教育心有余而力不足。”胡一夫说,普通学校的老师压力太大,要提高升学率,还要应付评职称、评优,如果用有限的时间来管几个“差生”,对他们来说就是“捡起芝麻丢了西瓜”。

  长沙县教育局局长彭克让认为,“问题孩子”产生的根源复杂多样,与当今制度下社会、家庭、学校教育的弊端分不开,政府理应承担起教育、纠正这类学生的职责,建立关爱、教育“困惑少年”的专职行政部门或教育单位,用规范的公办教学来摒除民办学校逐利的弊端。

  一面是家长对“问题孩子”束手无策,一面是普通学校对“问题孩子”避而不管,于是造就了上千所针对这一群体的民办教育机构。

  “对这类特殊教育学校的监管,国家政策指导层面尚为空白地带。”长沙县教育局副局长冯武斌说,目前政府部门依据《民办教育促进法》,对民办“问题孩子”教育学校进行教学业务指导和年检评估等内容上的管理,并无更为具体的操作明细。国家出台具体的特殊教育学校的相关政策,提高这类学校的准入门槛,规范办学,是“当务之急”。

  胡一夫说,特殊教育是给普通教育打补丁,因材施教、个性化教育是关键,最终还是要让孩子们回归普通教育。“但不改变现行教育体制和教育考评体系,‘问题孩子’的教育任务就不可能被普通学校放在与升学率同等重要的位置。”